去电影院看梁家辉《深夜食堂》?我选择在家看《老酒馆

0 Comments

“为什么还是居酒屋?”这是最近几日,很多影迷对于梁家辉主演的电影版《深夜食堂》最大的疑问。

梁家辉版《深夜食堂》上映2天,累计票房约1500万,平台预测最终票房3300万。

其实这次梁家辉在本土化上做得比黄磊要好很多,除了因为版权要求不能改动的居酒屋之外,无论是在角色故事,还是菜品的设置上,都做出了贴近国人生活的努力,能感受到用心。

与原版《深夜食堂》呈现的“失去20年”下的灯红酒绿相比,梁家辉版突出的是更符合国情的“都市夜归人”主题。然而观众还是不接受,两大平台的评分都不高,豆瓣更是只有5.6分,不及格。而被提到最多的差评原因还是居酒屋的设定。

很多人都会有疑问,为什么日本原版的《深夜食堂》受到了那么多人的喜欢,在豆瓣上的评分高达9.2,但是两次本土化都遭到了强烈的抵触?

难道这是文青的偏见?其实不是,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很多人喜欢喝红酒,也喜欢喝茅台,但是如果是红酒瓶子装着茅台呢?瓶子还是好瓶子,酒还是好酒,但是感觉就不对了,怎么喝都不舒服。所以观众给差评,真的一点都不冤。

日本的文化里面永远在表达着一种敬畏。所以在居酒屋中,一张吧台,老板站在里面,客人坐在外边。食物端上,客人接过食盘,先感谢老板,再感谢食物,之后才是动筷。这种仪式感就是敬畏,

但是中国人记忆中的美食讲究的是锅气,刚出锅热腾腾的第一口才是人间最大的享受。食物是一种奖励,更是一种朋友,所以中国人的宵夜喜欢热闹,也就是烟火气,如果一个去吃饭不如叫外卖在家里看剧舒服。

被格式化的日本人在居酒屋里能找到放松和自我。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说,居酒屋在新鲜感之后留下的更多是拘束感。只有大排档和烧烤摊才是中国人的深夜食堂,所以讲日本人的故事可以,讲中国人的故事不对。

其实梁家辉完全可以拍一部讲述大排档的故事。尤其是作为老香港演员,对于香港的大排档文化,一定能有更准确地把握。一道避风塘炒蟹就可以讲出多少红尘过往。

其实这种借助饮食来展现生活百态的影视作品,在国内并不是没有。例如正在热播中的《老酒馆》。虽然这不是一部纯粹的描述食物和人故事的剧,甚至对于食物没有太多的描述,但是却拍出了中国人想要的“深夜食堂”的感觉。

陈宝国扮演的酒馆掌柜陈怀海其实和《深夜食堂》老板的人设非常像,如果说食堂老板的故事都藏在那道吓人的刀疤里,那么酒馆掌柜的故事就都写成了三个字“闯关东”。

但是陈怀海和刀疤老板又不一样,刀疤老板是倾听者也是局外人,对着吧台前来来往往的人,似乎每个人都能在他的心中泛起涟漪,但是最终又什么都留不下。而在陈怀海的身上看到了更多的人情世故,更多的悲天悯人。

除了老板之外,老酒馆里的酒客也和食堂里的食客一样,让人好奇,让人念念不忘。他们都诉说着自己,却让我们看到了自己的人生。

老二两是这部剧中《老酒馆》第一个出场的客人,也是很多人印象最深的客人。每次一两酒,一喝就是一整天,没有人知道他的故事,也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好像他就是老酒馆的一部分,一直在那里。

陈怀海形容老二两眼睛里“一半是血,一半是泪”。这说的是老二两,其实说的也是好汉街上的很多人,包括他们自己。好汉街上无好汉,都是天涯沦落人,每一个善良而怯弱的人,在那个时代最终只会活成老二两。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说这话的不是什么亡命之徒,而是一位说书先生,自称半个读书人。醉酒误工丢了饭碗之后,又在老酒馆逃单,被陈怀海抓住了。

陈怀海没有让这位“读书人”不堪,反而将他留在了酒馆里说书。给了体面,给了活路,也给老酒馆聚了人气。

作为老酒馆的大户,把房子都卖掉,只为请贵客吃饭的那爷说“这世道,变了”。其实大家都知道,只是不说,而说出来的那爷其实才是不知道的那一个。他老了,变固执了,只能活在对过去的幻想,出不来了。

陈怀海劝过那爷,但是劝不住,他把自己的外套给了那爷,那爷不接受。或许从陈怀海脱下外套披在那爷身上的那一刻起,他就有感觉,那爷大概再也不会来老酒馆了。他有难过,但能做的其实也只有目送。

贺义堂是留过洋的人,他是时代的弄潮儿,聪明有想法,但是他却把家产败光了,落得个妻离子散。因为他不踏实,太聪明的人容易投机,不适合做实业,路子不正,结果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陈怀海在贺义堂破产之后,还一直都存着贺义堂的清酒,其实也是给贺义堂存着念想,如果有一天贺义堂撑不下去了,想起这瓶酒,过来喝上一口,或许能获得一些勇气。

所以如果你让我花两个小时,去电影院看《深夜食堂》,我情愿宅在家中看两集的《老酒馆》。虽然没有那些精致诱人的美食,也没有那么多的帅哥美女,却更能品尝出不一样的人生,像酒一样有苦涩,有清甜。

提到美食,老酒馆开张至今已经有十集,剧中给出近距离特写的菜品几乎没有,唯一的一次是在酒馆刚开张的时候,掌柜和伙计们在打烊之后聚在后屋吃饭。

一锅乱炖,粗犷不精致,但是却让人聪明的好奇。那些驳杂的食材,复杂的口感,就像这座小小的老酒馆。喵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