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F青科利亚德·穆德里克:心理史学引导了我

0 Comments

WLF青科利亚德穆德里克:心理史学引导了我 原创 WLA上海中心 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 收录于话题#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 24 个内容 #青年科学家 22 个内容

穆德里克的研究,致力于揭示构成我们所谓的思维及其潜在神经基质的复杂认知结构,旨在创新这些长期存在的问题的解决方式,主要使用心理物理学、扩展现实、眼动追踪和脑电图等方法。迄今为止,穆德里克已在顶刊上发表了 26 篇文章;她的工作引起了跨学科领域的极大兴趣,在过去的几年里,被邀请在世界各地的研究机构和国际会议上,在哲学、心理学、神经科学和生物学领域发表超过 25 场演讲。

我最早的灵感之一是艾萨克阿西莫夫;作为一个孩子,我读了他的《基地系列》,关于可能存在心理史学的想法,即未来事件的流向可以根据统计学来预测,激发了我的想象力。这让我开始思考更为宏大的问题,以及科学家如何将它们转化为可测试的预测。而这基本上就是我现在正在努力做的事情,致力于研究意识和自由意志的神经科学。

我们发现了反对自由意志概念的关键神经科学——准备电位,它实际上仅限于任意的、无意义的决定,而当受试者被告知有意识的、有意义的选择时,则没有出现。这对40多年的研究以及哲学辩论提出了挑战,而且通过“有意义的决定”和来自于神经经济学领域的知识,这还为研究意志的神经科学打开了新的大门。

最大的目标是了解意识是如何从神经活动中产生的,虽然我此生都可能无法实现它。但为此,我共同领导了一个独特的对抗性合作项目,我们试图在两种领先的神经科学意识理论之间进行仲裁,收集该领域迄今为止最大的数据集,通过三种神经科学技术(fMRI、MEG和ECoG)收集了500个数据集。我们的目标是推动意识问题的发展,并为科学实践提供一个新的模式。

思考。可能是想出一个新实验的想法,理解一个令人费解的结果模式,或者弄清我正在阅读的理论问题——这些都是非常令人兴奋和快乐的时刻。

而能够与他人,像是我的学生或同事一起做这些事情,享受和这些聪明绝顶之人的对话,则是一个额外的好处。

标签: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