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种业危机暗流涌动

0 Comments

11月27日,初冬的莱州市后邓村,和北方的许多乡村一样,秋日的五彩缤纷逐渐远去,或晾晒在村里马路两旁,或堆放在农家院落门口的金黄的玉米,成为这个季节里最亮丽的色彩。

不过,这不是一个普通的乡村。在中国育种领域,素有“南有袁隆平,北有李登海”之说,后邓村就是李登海的家乡,也是登海种业(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代码002041)所在地。该村种植的玉米,因此具有了特别的意义。“村里所种的玉米多数是本地品种,但2010年时,‘先玉335’因为产量高、生产期短而明显占了优势,当时每袋种子的价格由50元炒到了近百元。”村民王利涛告诉经济导报记者,美国杜邦公司所属的先锋国际良种有限公司(下称“先锋种业”)选育出的玉米良种“先玉335”,已经被种植在后邓村的农田里。

“山东是国产玉米种子的大本营,但国外种子已占到近10%。”接受导报记者采访时,后邓村另一民营高新种子企业——金海种业的总经理李晓林不无忧虑。

国外种子正在“入侵”山东市场,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现在,全国玉米播种面积的1/4,使用的都是国外种子,在东北,这一比例则高达90%。

“如果中国的粮种市场被国外控制,后果就是中国人的饭碗将端在别人手里。”李晓林直言不讳,粮食种业被国外操控 的,不只是国内种子企业丧失定价的话语权,更严重的是,整个粮食产业链将受制于人,从而对国家的根本安全——13亿人吃饭问题构成严重威胁。“因此,国家相关部门应该扶持国内种业发展,谨防粮食种业步蔬菜种业被国外控制的后尘。”他说。

临近莱州湾畔的后邓村,种植的玉米仅千亩左右。虽然玉米种植面积少,后邓村却赫赫有名。“村西有登海,村东有金海。”这是后邓村人津津乐道的一句话,这也是后邓村的“名片”。

村西的登海种业由李登海创立,位居中国种业50强第3位,是“国家玉米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山东)”、“国家玉米新品种技术研究推广中心”。

村东的金海种业,由后邓村村民邓茂金于1992年创立,是集玉米种子科研、生产、经营为一体的中国种业骨干企业、省级创新型试点企业,该公司研制的“金海5号”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现在农民选择的玉米种没有相对统一的选择,都是各选各的。”王利涛告诉导报记者,他家有4亩玉米地,最近几年选择的玉米品种都不一样,但都是本地品种。

导报记者从莱州市永安种子市场了解到,现在莱州市场上虽然销售各种玉米种子,但主要还是国内品牌。

“我们代理的都是省内企业自主选育的玉米种子。”莱州市永安种子市场金土地种子经销处负责人王秀芳向导报记者介绍,她目前代理了山东省种子有限公司以及山东鑫丰种业有限公司的产品。

但缺口还是被悄悄打破了。王利涛说,前年,后邓村的部分农民开始试种“先玉335”,并喜欢上了先锋种业的这个高产玉米良种。

“后来有传言说‘先玉335’是转基因种子,导致先锋公司的这个品种在当地的销量大幅下滑。”登海种业良种玉米销售服务部工作人员说,尽管如此,该品种因质量上的优势,仍在市场上占有一定的地位。

按照李晓林的估算,目前山东市场上国内自主选育的玉米种子虽然占据主导地位,但国外种子的市场占有率已近10%,并且正在节节攀升。

导报记者从山东省农业厅下属的山东省种子管理总站获得证实,目前山东省内的玉米种子主要是国内自主选育研发的。“小麦种子则完全做到了自主品牌。”该站副站长曲辉英说。

对于小麦种子市场的坚不可摧,在山东省农业科学院作物研究所小麦育种室研究员宋健民看来,有特殊原因:“相对于玉米种子,小麦有更高的自主化程度,是因为小麦生长的区域性更强,国外种子由于适应性还未改良,适应不了中国的气候。”

但危机正在逼近。山东农业大学农学院院长、种子科学与工程系主任张春庆教授告诉导报记者,虽然国内种业在三大粮食作物种子方面整体上仍然占优,但是危机早已暗流涌动。“目前从全国来看没有大的问题,但是玉米种子存在一定的危机,尤其是在东北。”

其实,即使在国产玉米种子占优势的山东,局势也在慢慢发生变化。“近年来,国外玉米种子在山东的种植面积逐步上升。”李晓林说,参加山东省以及国家审定的国外玉米品种正在逐渐增多。据了解,参试品种逐渐增多,说明国外种子在适应性改良方面正不断取得进步,从而将进一步增加其竞争力。“最可怕的是其强大的创新开发能力。”张春庆担忧地说,例如先锋种业、孟山都公司这样的跨国巨头,在资金、技术、人才、管理方面相对于国内的种子企业都具有相当的优势。

成立于1926年的先锋种业,是世界上最大的玉米种业公司。1998年,其在中国成立铁岭先锋种子研究有限公司,并在北京、辽宁铁岭、河南新乡、山东济南及海南都设有研究站。2002年,其在中国成立第一家合资公司——山东登海先锋种业有限公司;2006年,又在中国成立第二家合资公司——敦煌种业先锋良种有限公司。

先锋种业所属的杜邦公司,更是实力雄厚。其业务遍及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美国设有40多个实验室,在其他11个国家和地区有超过35个研究发展机构。

美国的另一个种子巨头——孟山都公司的实力,也不可小觑。其在华先后成立了中种迪卡种子有限公司、北京新千年丰瑞农作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圣尼斯种子(北京)有限公司和孟山都生物技术研究(北京)有限公司,并通过收购岱字棉公司,成为河北冀岱棉种技术有限公司和安徽安岱棉种技术有限公司的股东。

孟山都旗下的种子品牌在业内遥遥领先,产品不仅涵盖大规模种植作物,如玉米、棉花和油料籽(大豆和蓖麻),也包括蔬菜类的小规模种植作物,其多种农作物种子占据了70%-100%的细分市场份额。

业内人士认为,中国所有的种子公司加起来,也不敌一个孟山都。张春庆预测,按照目前中国种业的实力,粮种市场将面临进一步的分化。

事实上,张春庆的这种危机意识,不仅来自国外巨头的强大实力,也来源于国内种业发展的现实。国产蔬菜种子的“沦陷”就是活生生的案例。

导报记者从山东省种子管理总站了解到,目前国外蔬菜种子在省内设施蔬菜(指在外界环境条件不适于蔬菜生长的季节里,利用一定的设施或设备,人为创造适宜的条件进行蔬菜生产)方面,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如彩椒、无刺黄瓜、小番茄等种类,都占到了90%以上的比例。

山东省农业科学院蔬菜研究所研究员刘淑梅告诉导报记者,全国蔬菜看寿光,如今每年的寿光蔬菜博览会上,国外种子巨头悉数到场,除了现场展示推广,这些种子巨头已在各省市甚至县、乡镇建立了销售渠道,在整体上明显占据优势。“尤其是出口的高端蔬菜,国外蔬菜种子占据了80%左右的市场。”张春庆说,“现实的例子摆在眼前,我们必须要有危机感。”

分析中国种业的不如人,张春庆认为,“国内的种子企业最紧要的问题是缺乏农业研究人才。”国家政策在资金、管理等方面都可以较快作出反应,但是人才的培养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而这不是单纯的资金或教育问题。“在现有的社会环境中,专心于农业领域的年轻人相对较少。”

他因此建议 政府在扶持国产种业发展的同时,应更多地集中科研与企业的优势,以企业创新为主攻方向。

采访末尾,张春庆再次向导报记者强调要有危机感——尽管三大粮食作物中,国产水稻种子依然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但国外种业在玉米方面已形成一定竞争压力,小麦品种适应性改良也在不断进步。“所以我们不得不紧张起来。”

身处育种行业的李晓林,对危机的感受更迫切。他认为,种子行业是整个粮食产业的源头,一旦种子市场被国外控制,后果不堪设想。一方面,如果种子质量大面积出现问题,则会给整个粮食产业带来毁灭性打击;另一方面,即使不出现质量问题,失去价格上的话语权,也会使得粮食产业受制于人。“目前,国内种业的市值大约在600亿元左右,而这600亿的产业,控制的是18万亿到30万亿的产值,甚至是整个国家的命脉。”他说。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