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里奇迹》观后感

0 Comments

  《绿里奇迹》是根据作家斯蒂芬·金的小说改编的,the green mile,绿色的一里路,能闻到青草香的一个词,而它的意思是“死刑前的最后一里路”,在影片中的这座冷山监狱里,走过这一里绿地,就是刑场。

  这部电影的情节讲述了发生在1935年冷山监狱的事件。故事的叙述者保罗·埃奇科姆,他当时是监狱看守他在监狱里接待了约翰·科菲,一个七尺高强壮的黑人,他因和谋杀两个小女孩而被判死刑。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保罗明白了科菲是一个心地纯洁、天真的好人,所以他决定去发现真正的历史。科菲是无辜的,却接受了定罪,因为他在世上遭受了如此多的邪恶。在决定的那一天,他背负着世人的误解和狱警们的感激被处以电椅死刑。科菲的人生是传奇的,解脱了自己,也留给别人希望。

  电影采用迷人的摄影,采用倒叙的方式来叙述整个故事的,达拉邦特吸引观众进入世界的死囚设施,是在20世纪30年代的超自然事件的打击,从亲密的特写到非凡的建立镜头,电影摄影使观众沉浸在电影的设置。达拉邦特展示了非凡的工艺控制在制作设计,编辑技术和乐谱,使用这些元素创造一个难忘的电影体验。剧本有效地采用了非线性的闪回结构,从一位年长的狱警的角度来讲述故事。保罗在养老院中回忆着这件离奇的故事,在科菲要执行死刑的前一天,保罗问科菲他能为他做些什么时,科菲只提出了两个简单的要求。一个是想吃一些食物,另一个则是看电影《天堂》,科菲在男女主角优美的舞蹈中,感受到了美好的事物。科菲称他们为天使,科菲说天使只有在电影中才有吧,可科菲却不知道自己才是降临人间的天使。

  整个故事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开始。相反,这部电影让观众了解了少数狱警和囚犯的生活和态度。片中有一个固执的卡真罪犯,他收养并训练了一只宠物鼠,还有一个绰号“野比尔”的极端虐待狂精神病。警卫队长汉克斯和他的首席助理从死刑犯那里遇到的麻烦,要比从一个卑鄙的狱警同伴道格那里遇到的麻烦少得多,后者无法胜任他通过高层政治关系获得的工作。边缘是一个疯子受托人,善意的典狱长,克伦威尔和汉克斯的妻子。

  监狱外的生活总是笼罩着金黄的阳光,很温暖,狱警们在工作外也是交情深厚的朋友,会时常聚在一起闲聊,聊工作之外的烦心事。微风轻轻掠过,时间走得很慢,正如这部电影的节奏,不紧不慢的三小时,叙述了了监狱中的很多琐事,但并不沉重。某一天,科菲进入保罗的管辖区,赤脚走路,与他对比,瘦弱的道格一路重复提醒大家“死刑犯来了”。影片中他身形高大强壮,但是他相当有礼貌,眼中满是不安,对比形成巨大的反差。科菲来到监狱第一件事便询问警官夜晚是否还有灯亮着,用探询的目光去触摸明亮的走廊。尽管他像个小孩子一样地说因为陌生的环境才会害怕黑暗,但我觉得他是在黑暗中流离地太久,看过世上太多的黑暗,于是渴望伸手就能触到光明。

  保罗相信科菲是无辜获罪的善良人,科菲有治病疗伤、起死回生的超能力,还能感受到别人的内心,分辨善恶,体验他人的痛苦。他对他人总是充满怜悯,像是隐秘的基督。离别时的小小请求就是食物和看一场电影,透过屏幕我看见他的脸庞,满足感溢于言表,眼睛如同单纯的孩子一般闪闪发光。电影放映机在科菲的脑袋后面似乎给了他一个“光环”,好似天使的光环。从表面上看,这只是一个监狱看守和一个被判死刑的囚犯之间的简单关系,也许这是不公正的。主观上讲,当这部电影变成一个宗教寓言时,它变得而伤感。约翰·科菲象征着耶稣——他们甚至有相同的首字母。

  《绿里奇迹》最精彩的部分在于,它成功地让观众了解了保罗饰演的死囚狱警的残酷但又奇怪又富有同情心的现实。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了解和同情这些囚犯,尽管我们知道他们将不可避免地走上绿色道路。当我们看到牢房慢慢空出来的时候,对于这些囚犯来说,死亡并不是什么值得注意的事件,而是一个注定的结局。在死刑仍然在美国被利用的今天,人们只希望它能唤起对被错误指控的囚犯的同情,他们的故事值得被看到和听到。

  绿色原本代表希望的意思,当科菲被送进监狱里时就代表着希望来到了监狱,而科菲本身就是一个天使,后来科菲被执行死刑时,他又回到了天堂。电影的结尾,交代了保罗活到了108岁还没有死亡,保罗在画外音中说出了最后一句,他继承了科菲的宇宙天赋,长命百岁,饱受存在主义的折磨。“有时,”他说,“绿色里程看起来很长。”

  这部电影包含了一些情感震撼的时刻,但它似乎过于热衷于传达监狱生活中普遍存在的残暴,生动地描绘了针对个别囚犯和看守群体的各种惩罚行为。这是一种艰苦的、限制性的生活,不仅对囚犯来说是如此,对他们的监狱长来说也是如此,他们需要不断地保持警惕,因为没有办法告诉或预测“越轨”和极端暴力行为。这是一个关于“上帝的奇迹”的感伤寓言故事,在一个小时间和小地点绽放。通过慵懒的节奏、意味深长的停顿、长时间的反应镜头和极其缓慢的新陈代谢来夸大这个简单的故事。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